麻城市旅游局主办 ·《黄冈日报》协办 · 新闻热线:(0713)2950001

麻城新闻网-中国麻城市新闻门户

男子追砸运钞车被击毙 其父:儿子被钓鱼一样诱杀

2016-11-11 20:55:40     来源:网易

  原标题:广东东莞“追砸运钞车被击毙”事件 再调查

  男子持砖砸运钞车被押运员开枪打死的案件,引发社会持续关注。

  根据东莞市长安镇政府发布的通报——

  10月27日12时06分许,110接报警称:一辆运钞车被一名男子砸坏玻璃。

  据了解,一运钞车执行押运任务路经乌沙兴三路路口附近时,被一名男子黄某(江西人)用石头、水泥块等物追砸车辆,导致车辆玻璃破损。

  车内押运员多次劝阻无效后,开枪射击导致其受伤倒地。黄某经120到场救治无效死亡。

  东莞,“广东四小虎”之首,世界工厂,打工者聚集地。

  走在东莞市长安镇乌沙环南路的街头,随机拦截,问任何一位路人,他往往都会告诉你,“我是个外地人。”

  10月27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发生一起“运钞车押运员开枪打死一砸车男子”案件。男子叫黄武林,一颗橡胶子弹,夺了他的命。

  这是个习惯于“报喜不报忧”的人,是个准备在东莞闯荡之人。

  由于黄武林最后打工的餐馆位于案发地西侧,黄武林离开餐馆后,或可能沿着乌沙环南路自西向东行走,与运钞车发生“摩擦”后,再自东向西一路追砸。

  黄武林与东莞骏安押运有限公司的运钞车的首次接触地是一个十字路口,此处东为振荣路,西为乌沙环南路,南为兴五路,北为乌沙环东路。

  他的性格

  “执拗,凡事非要分出对错”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有3万木雕人。黄奀清就是这样一位木工,他在城里买了地,盖了两个铺面、4层半的楼。黄奀清觉得,单凭这份家业,一家人足可在当地立足。

  黄奀清有一个“懂事”的儿子,取名黄武林,“从小到大,从未伸手向我要过一分钱。”

  江西省广丰中学2006年10月建档的学籍表中,多位老师评价黄武林:严守校规,团结友爱,是一个优秀的高中生。但黄武林没能考上大学,高中一毕业,他就向父亲说:“要独立,要自己闯。”

  “我准备开始创业了,在学校浑浑噩噩地过着安逸的生活,整天不知道干什么,感觉生活失去了色彩,灰白灰白的,我要改变。”2011年4月的一个夜晚,黄武林在一条微博里说。

  黄奀清告诉儿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挫折也很多。

  但儿子性格执拗,凡事非要分出对错,他记得,黄武林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曾对他有过一次顶撞。那一次,黄武林理直气壮地对父亲说:“我没犯错,你没法打我。”

  他的漂泊

  “20岁了,是男人,就该拼一拼”

  “他觉得自己20岁了,是男人,就该拼一拼。”黄奀清说。黄武林从未出过远门,但20岁生日一过,他就开始了闯荡之路。那一年下半年,他去了南昌,21岁到23岁,他又跑到厦门。

  他做的都是喷绘活。黄奀清不懂什么是喷绘,问儿子,喷绘是技术工,还是苦工?黄武林说,喷绘是技术工。“我是木工,不希望儿子和我一样苦。”11月2日晚,在东莞市长安镇的一家商务酒店内,眉毛天生倒竖的黄奀清佝偻着腰,竭力回忆他和儿子之间的事。后来黄奀清才知道,喷绘是在刺鼻的空气环境中工作,并不比他的木工轻松。

  2014年农历腊月,黄武林结婚了。24岁时,妻子怀孕待产,两口子不宜再满世界奔忙。为谋生,黄武林在老家的铜锌厂打了一年工。

  大他五岁的堂哥黄武炎,近年一直在福州做根雕生意,今年上半年,黄武林一直跟随堂哥。

  黄武炎说,堂弟爱打篮球,喜欢“穿越火线”网络游戏,上半年还参加了厦门马拉松。

  他的工作

  不懂交流,一个劲地给客户添茶水

  根雕行业的低迷已经有些年头了,没赚到什么钱的黄武林,最终决定离开福州。黄武炎称,黄武林抵达东莞时间,是10月上旬。

  黄武林落脚的最后一站,是“激情椒麻泡味鱼餐馆”。

  黄武林是10月20日中午到餐馆应聘的,“他一进门就问店里需不需要服务员。”领班韩明见他眉清目秀,就对他说,可以先实习一段时间。服务员的工资为2500元,另有200元全勤奖,实习期为半个月。

  黄武林告诉韩明,他来自江西上饶,问他有没有结婚,他却闭口不答。

  这天下午,黄武林和新同事吃了第一顿员工餐,他显得很拘谨,韩明记得,大家叫他坐,“他却远远站着,嘴里说不用不用。”

  黄武林接下来的表现令餐馆难堪,他既不懂得如何与客人语言交流,倒茶、倒水的动作亦僵硬失态,常弄得顾客惊讶莫名,“他给客人倒茶水,客人说不用加,他却一直要给客人加。”韩明说。

  他的印象

  与室友们相处一周:不超过三句话

  黄武林被安排住在餐馆旁华通汽车驾驶培训学校的员工宿舍楼,宿舍在六楼,一共4张床,上下铺,黄武林到这里后,刚好住满8个人。

  10月31日,一张折叠的20元的纸钞躺在床板上。黄武林离开餐馆前的那个晚上,帮室友支付过一瓶矿泉水钱,“钱是室友还他的,但他离开时没有拿。”服务生陈轩说。

  一周里,黄武林与这里的每个人,“说了不超过三句话。”他的行动也不合群,上班下班,他总要晚其他人5分钟,“他总是孤零零一人。”

  黄武林是在10月26日离职的,目前尚不清楚是他主动辞工,还是被餐馆辞退的。餐馆的负责人张玉华觉得,黄武林“很孤僻,内心恐惧”。黄武林的家人则认为,黄武林志向远大,餐馆这种小地方,显然只是他的临时落脚处。

  10月27日中午,黄武林结了500余元的工资,回宿舍收拾好行李,走上乌沙环南路。没人知道他具体何时离开的,没一个人送他。

麻城新闻网,编辑:刘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