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城市旅游局主办 ·《黄冈日报》协办 · 新闻热线:(0713)2950001

麻城新闻网-中国麻城市新闻门户

交了4万服务费 月子中心突然“撤漂”

2016-11-11 19:49:59     来源:网易

交了4万服务费 月子中心突然“撤漂”

王女士等三名产妇已被另一家月子中心收留。

交了4万服务费 月子中心突然“撤漂”

11月10日,吾爱月子中心大门紧闭。

我投诉

市民王女士:生了女儿后,我花了4万元,住进“吾爱”月子中心坐月子,谁知才住了半个月,就听说老板跑路了,甚至有人把存放在物品库的尿不湿拿走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越来越多的家庭迎来了新生命,成都市民王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17天前,王女士顺利产下一个女婴。为了让宝宝和自己能够得到更好的护理,她在支付了4万元服务费用后,住进了一家名叫“吾爱”的月子中心。

原以为在月子中心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可是5天前,王女士却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房东突然找上门来,停了月子中心的水电,冰箱、尿不湿在随后的混乱中也不知去向。房东告诉王女士,月子中心负责人很久都没有交纳房租,电话也一直联系不上,“估计是跑路了。”

吃了3天外卖快餐后,王女士和另两名产妇被闻讯而来的另一家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接走,该中心承诺将免费为她们提供接下来的月子服务。

11月10日,王女士说,“老公出差了,我和孩子都没人照看。好在有另一家月子中心好心收留,否则真不知该怎么办。”

业主上门

水电停了 尿不湿都不见了

“你家宝宝今天乖吗?”

“还行吧。有人来拍照,宝宝还会紧张。”

11月10日中午,成都市锦城大道锦城湖酒店附近,一家月子中心,王女士、黄女士走进李女士的房间,边吃午饭边聊天。

半个月来,她们已辗转两家月子中心。同为80后,都刚刚生完二胎,且第一个宝宝都属蛇,同时老公都在外出差,三人有很多相同点,更重要的是,最近5天,她们一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遭遇,可谓“同病相怜”。

17天前,王女士生下女儿航航(化名)后,来到吾爱月子中心,交了4万元服务费,打算入住1个月。在这里,她认识了早她一周入住的黄女士和李女士。

5日中午,三人正在各自房间休息,灯突然灭了。接着,屋外响起一阵嘶吼、打砸声。王女士迷迷糊糊地起了床,来到房间外,看到走廊里有好几个陌生人。走进厨房,她发现一片狼藉,冰箱也不见了。混乱中,她听到有人说,“很多天没交房租了!”

再回到房间,她发现宝宝该换尿不湿了,于是叫来护工小宋,却得知物品间里存放的尿不湿也不翼而飞。准备洗手,水也停了。

小宋告诉她,月子中心的房子是租的,多位房东最近没收到房费,又联系不上月子中心老板,想要收回房间,于是找上门来。一些陌生人拿走了月子中心可移动的物品。

随后,王女士听一些员工说,虽然近半年来月子中心的工资按时照发,可是绩效奖却没有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女士一时慌了神。

1个小时后,接到报警的民警赶到现场,制止了拿物品的人员,房间的水电也在随后恢复。

中心停摆

无人做饭产妇吃三天外卖

第二天,王女士一早醒来发现,月子中心的厨师没来上班,厨房里没有任何食材,许多员工也已经陆续离开,月子中心显得空荡荡的。9个住在中心的产妇都陷入了迷惘,不知何去何从。

王女士也很纠结,“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继续住下去好凄凉。”她想回家,可是丈夫出差了,她将宝宝带回家也难照顾。同时她心里也期待,“万一老板又来了呢?”而且,住到中途回家,“怕人说闲话,太丢人。”

更令她恼火的是,家里长辈打来电话说,“月子中心出事了?看吧,谁叫你非要去住,家里住不行吗?”

王女士只好搪塞过去。挂了电话,看着熟睡中的宝宝,她准备拨打丈夫的手机。正在这时,门开了,小宋走了进来。

“老板都找不到了,你还上什么班啊?”王女士有些吃惊。

“你一个人不行的,航航又是早产儿。”小宋边说边抱起了航航。

小宋的到来给了王女士莫大的安慰,她决心暂时不走了。

接下来三天,住在月子中心的产妇们,吃饭都靠楼下的外卖快餐对付。离职两个月的前客服经理也赶来,为产妇们联系其他月子中心。

随着其他产妇纷纷离开,到最后,中心只剩下王女士、李女士、黄女士,而老板始终没有出现。

同行送暖

上门接人免费提供服务

“再等下去,没意义了。”王女士说,11月8日中午,她和黄女士、李女士商量后,一致决定回家。就在王女士快收拾完时,一位戴眼镜的女子主动上前帮忙。

该女子自称姓黄,是另一家月子中心的客服经理。她的老板听说了吾爱月子中心的事,让她前来看看产妇们的情况。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护士长、一个后勤人员。

王女士说,护士长抱起航航,轻言细语地哄着。其实在这之前,也有多家月子中心的客服人员上门,可开口就谈价,“几乎都不关心宝宝。”

黄经理打了个电话后,告诉王女士等3人:“我们老板说,想接住在这儿的三个妈妈到我们中心去,免费住到月子结束,您们看怎么样?”

听罢这席话,王女士半信半疑,很难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在和老公一番电话沟通后,她总算打消顾虑,和黄女士、李女士一起坐上了黄经理他们的接送车,到了第二家月子中心。现在,3人每天都会在一起吃饭聊天,坐月子的生活走上正轨。而之前服务王女士的小宋,也时不时赶来看航航。

王女士说,等女儿长大,会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她,“让她知道她刚刚出生,妈妈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收获了这么多温暖。”

现场走访

大门紧闭 厨房堆满垃圾

10日下午3点半,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光华南三路一家写字楼里的吾爱月子中心。在该中心紧闭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业主代表告吾爱公司客户、员工、第三人的通知书,落款日期为11月7日。通知书上写着:2012年与公司法人代表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其在2015年9月未经告知,将部分经营用房转租。2015年4月,该公司与转租后的公司不再依约支付房屋租金。截至目前,拖欠我们至少三个月以上的租金,并拒不腾出租赁房屋。经我们数次上门催讨并调解,两家公司负责人均口头表示履约不能。

随后,业主王莉(化名)闻讯赶来,她称吾爱月子中心已经营了3年,之前一直按时交纳房租,一年前开始拖拖拉拉。现在,不仅拖欠部分房东租金,还有部分物业费用没有缴纳。

“他们还私自把写字楼房间改成了厨房。”说着,王莉打开厨房门,一股异味扑鼻而来。记者看到,桌子上还堆放着很多碗碟和几天前的饭菜、鸡蛋壳等物品。

收留产妇的老板:

受到朋友圈照片触动

担心没人照料她们住不好

麻城新闻网,编辑:刘欣